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足球新闻 >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申花这样坚持了8年……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申花这样坚持了8年……

发布时间:2022-10-07 17:19:26 浏览:65

10月4日下午,以上海申花07梯队为班底组建的上海U15蓝队,在上汽浦东足球场夺得上海明日之星冠军杯赛事的首届冠军。当主教练陶金和他的球员们站上领奖台时,场边的申花俱乐部董事长吴晓晖百感交集。

这样的场景在申花青训梯队的参赛经历中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发生在2022年当下的夺冠,意义却有些许不同。这两年,因俱乐部经营情况面临困难,申花一线队受到冲击,预算被大大缩减,然而俱乐部对青训的支持从没断过。绿地集团持续投入资金,正在尽最大可能保证所有梯队的正常运营。

2014年,绿地集团接手申花之初,俱乐部无一支梯队,青训处于一片空白。

俱乐部开始构建从青训体系的“0”到“1”,第一步是整体收购幸运星1995年龄段梯队。2015年,通过青训布点,俱乐部完成1997/1998和1999/2000两个年龄段梯队的组建工作。与此同时,由时任俱乐部青训总监的吴金贵牵头,俱乐部与江镇中学达成战略合作,组建了2001/2002梯队、2003梯队和2004梯队。

至此,俱乐部用三年时间迅速搭建起五支梯队,青训体系的重建初见端倪。

2016年,严翔从吴金贵手中接过青训总监的职位,为提升自我造血功能,申花继续加大青训的布点数量和质量。俱乐部增加了与杨浦足校、杨浦体育局、少体校取得合作,但依然意识到自身青训框架中存在的部分年龄段整体实力薄弱的问题。2018年年初,申花从根宝基地整体收购1999/2000梯队。

2017年,俱乐部开始聘请外籍教练带领梯队,西班牙籍青训教练戴维·皮里出任绿地申花U16梯队主教练。2018年中期,克罗地亚籍教练拜塞克出任申花青训顾问兼申花03梯队主教练。

为了解决青训零基础的难题,申花早期是通过收购整支球队的方式将体系逐步搭建起来的,但整体收购梯队的方式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后备力量的问题。于是申花从2019年开始,继续加大青训布点,增强自我造血能力。

2019年夏天,申花与西班牙NAMA足球训练营合作,继梯队引入西班牙籍、塞尔维亚籍主帅后再度邀请欧洲教练团队完善青训体系。2020年双方正式达成合作,西班牙籍教练团队参与申花青训营的招生选拔、日常训练、精英队比赛等过程,为小球员制定个性化和高水平的训练方式,也为中方教练组提供学习交流先进足球理念的机会。

除了数量和质量,俱乐部管理层在青训教练的选择上本着不为名气论的原则,更愿意给予那些务实勤勉、能够沉下心踏踏实实为青训事业、中国足球付出的教练更多的机会。

目前,申花各级梯队的主教练包括U21梯队的于涛、U19梯队的许逸斌、U17梯队的叶张根,U15梯队的陶金和U14梯队的郑科伟。其中,许逸斌来自上海普陀足球学校,作为汪海健等球员的恩师,他在中国足坛扎根青训数十载;其他几名教练身上都有很强的申花元素,曾于不同时代为申花效力。在基层教练稀缺的当下,他们不为名利,不约而同地选择沉下心来,默默为申花青训付出多年,是俱乐部的宝贵财富。

如今,从11岁到19岁年龄段共9支梯队稳定发展,成为申花的后备力量。据了解,一支梯队每年的总支出为300万左右。在梯队正常运营的基础上,另有不少与青训直接或间接有关的支出,2014年至今,绿地在青训上已投入数亿元的资金

尽管近两年受疫情等方面的影响,各级梯队外出比赛的机会少了,教练及工作人员的工资打了折,绿地集团对于青训的总投入相比前两年有所减少,但即使是在相对困难的阶段,青训的质量依然得到了基本的保障

“绿地集团,吴总、周总都很支持申花青训。比如开展与西班牙教练团队的合作,在集团刚接手申花的时候做这件事情并不稀奇,但是现阶段比较困难的情况下,集团依然坚持青训的投入,真的是非常不容易的。”申花青训总监严翔说,“除了保障各级梯队的训练、比赛和日常生活并持续与高水平的西班牙教练团队合作之外,申花也在为年轻球员的未来考虑,与一些学校展开合作,为他们提供学习的机会,在他们平时踢球之余提升他们的思考能力,将来走的路也可以多一条。”

对于未来,绿地集团的态度是尽最大可能保留所有梯队:“如果现在放弃,之前就白费了。不管以后谁来接手,保留这些梯队是对他们,也是对这些球员的交代。”

陶金所执教的07梯队正是来自于申花在江镇中学的青训布点。

去年,他们曾获得U14精英邀请赛赛事的冠军。今年3月,受疫情影响,球队的训练停摆数月,直到7月才重新集结。本届上海明日之星冠军杯赛事中,球队以3比2战胜中国足协虎队、2比0力克多特蒙德学院队、2比0赢下山东泰山队成功杀进决赛,再以3比0零封完胜浙江能源绿城U15队捧杯。

“我是2002年到的俱乐部,从青训到一队到退役,现在开始重新做青训。”陶金说,“这个队我带了三年了,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先提高自己,然后提高队员能力,为上海为国家输送更多的队员。”

“特别感谢我的俱乐部(申花),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没有放弃青训。吴(晓晖)总、周(军)总一直以来都给了我很大的信任和鼓励,让我可以一直定心带青训。我自己也很清楚,我在球员时代并没有太光鲜的履历,当时是有一些质疑声的,但我那时候就下定决心踏踏实实地带队,做出点东西来,用成绩去回报俱乐部和领导对于我的支持。”

作为一名出道于青训体系的球员,陶金深耕青训工作三年,从教练的角度对于青训这项事业有了更深刻的认知。“早些年,光江镇中学一个青训布点,一年就是4000万的投入,等同于现在一支中甲球队一年的运营资金。这些年来,俱乐部对于江镇中学球队的保障力度一直都很大。”

陶金直言,一般情况下,私人的企业是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的,“毕竟,青训从搭建到发展再到收获成果,其中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而且青训这件事对于投资者来说,从一开始就不能确定他最后会不会得到预期的成果。说白了,这就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情。”

“绿地集团在这方面是做得很到位的,这才是真正的公益足球,愿意为上海和中国足球的未来去考虑,去培养更多的人才。”

青训是衡量一家俱乐部是否真正欣欣向荣的标志之一。这两年,中国足球的发展陷入低谷,不少曾大手笔投入的俱乐部因经济问题举步维艰,甚至走向解散。在这种情况下,青训通常成为率先被舍弃的部分,小部分有潜力的小球员出走,另有大部分无球可踢、无人问津,被迫终止足球生涯。处于经济困难中的申花俱乐部没有出现类似的情况。

经过绿地集团持续8年的稳定投入、两任总监的先后努力、多名教练员和基层工作者的默默耕耘,申花开始收获青训的果实,来自申花的球员成为各级国字号球队的“主力军”。除了国字号球队的常客刘若钒、朱辰杰、蒋圣龙之外,目前更低年龄段的球员分别代表各自的国字号球队备战和比赛。朱启文、金顺凯、何龙海、朱越和蒋志鑫正在克罗地亚代表U21国足进行拉练,入选U17国少队的吴启鹏、刘诚宇正在澳大利亚参加U17亚洲杯预选赛。